清晨随笔

doubaobao Post at 2008/9/21 7:18:00

昨天去找了郑志国,得知他目前在一家作网站的小公司混事,网站的名称是www.xiexie.cn,听起来上班也是蛮远的。他和房明的生活心态倒是蛮好的,看不出他们有什么规划,只是随遇而安,并没什么孜孜以求的东西,跟他们在一起,觉得自己的心态也会变得平和起来。我们中午一起到一家东北饭店吃了灶台鱼,其实也不算是十分正宗,因为据说正宗的灶台鱼需要拖鞋上炕的,在火炕中央挖了一个大凹槽,凹槽之上置一口大铁锅,大家团团围坐在铁锅周围,而铁锅下则是熊熊燃烧的火炉,而火炉下的火道与烟道则是与火炕是相同的,因此,在冰天雪地的寒冬时节,大家坐在暖烘烘的火炕上,吃着热腾腾的大锅饭,那该是多么惬意啊。在饭店中生起火炉毕竟是很麻烦的,不但需要设置烟道,还需预防火灾,因此,椅子替代了火炕,液化气罐替代了火炉,只是将桌子的四周用砖砌起来并将饭厅用砖墙隔离成若干个小格间,因此,砖的灶台,砖的隔墙,也能多少模拟出一些炕头灶台上的感觉,虽然很牵强,但毕竟人是喜欢意淫的,我便将之意淫为真正的灶台了。我们吃了一只将近两斤半的鲶鱼,鱼被切成了几段,被一个一脸漠然的服务员丢在大铁锅里,鱼头带着一段身子,仍在不停的摇摆, 鱼在挣扎着,似乎想摆脱被吃的命运,抑或疼痛难忍,条件反射般地扭动着身躯,但无论怎样,我看到这一幕,终究有些不忍;大锅盖被重重地盖上,火苗从液化气灶中呼啸而出了。 房明在一家出版儿童读物的出版社工作,负责策划,可能是由于人手不足,所以还除了策划之外,还需要做后续的很多工作,因此加班很频繁,看起来似乎总是懒洋洋的;志国除了上班之外,沉醉于游戏和香烟的世界,游戏麻醉着他的精神,香烟熏黄着他的房间,但他依然按照他自己认为舒适的方式生活着,也没有要孩子的打算。房明和志国都是“君子安贫,达人知命”的人,从他们的言语中几乎没有任何对生活的抱怨,感觉不到与别人的攀比。人的生活状态和生活心态差别好大啊。

上次到找他玩已经是将近9个月前的事了,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,它在你身边静静地流淌着,无声无息,无知无觉,历历往事,渐行渐远。我的脑海中有时候会突然浮现出很多年前的一幕往事,像电影的剪切画面一样闪现片刻,之后,又会切换到毫不相干的另外一幕,画面大多时候是黑白的,偶尔也会有彩色的,但色彩并不鲜艳,总是笼罩着一层雾蒙蒙的水气般的物质,不甚清晰。而画面多是静态的,某个人物,某个姿势,某个笑容,雕塑般地凝固着,若用幻灯形容则更为贴切吧。 我也会有突然发呆的时候,眼睛会怔怔的空望着,所谓“空望”,就是不知道在看什么,或者说根本就什么也没有看,对于出现在视野内的所有东西,动态的或静态的,都暂时失去了感知的能力,而大脑同时也停滞了,处于半休眠状态,奇怪的是发呆只能睁着眼进行,而若是闭上眼,则会被人称之为“养神”了。

在郑志国家里呆到了大约下午三点四十分,和豆娃离开后,在龙泽园东区门口给刘江波打了一个电话,得知他已经在甘肃平凉老家了,国庆之后才会回北京,本来还想跟他要一下发票,但也没必要开口,权当节日问候了。

豆娃最近心态和状态都不佳。上周四(918日)晚上,豆娃回家挺晚的,说是Candy找她谈话了(这个Candy是波森的一个副总),谈话的目的仍然是给豆娃施加压力,因为从5月下旬豆娃来北京到目前为止,大约4个月的时间,豆娃的业绩仍然为零;当然,这个结果是有很多原因共同造成的,但毕竟结果就是这样;最近波森刚走了一个HR的小姑娘,Candy则告诉豆娃,可以考虑转作HR,接替这个HR的小姑娘,这对于波森来说,自然是如意算盘,一方面不用再去费劲找人,一方面又可以变相让豆娃的工资大幅度缩水,如果转做HR,工资只有1100元,这几乎就是逼人自动离职了。

豆娃总的来说是一个悲观主义者,看待问题更多是看消极的一面,这由她的成长经历,环境以及一些先天的东西所决定,很难去改变,我只能尽可能地让自己乐观一些,去尽量抵消豆娃的消极因素。在和郑志国夫妇吃饭的时候,我说我们上海的房子周边设施正在逐步完善,地铁快通了,豆娃就会说从我们家到地铁走路还得20分钟,我说我们的房子升值了,她就会说我们楼上的两家房子挂了两个月都没有卖出去,还补充说我们的房子是96年的老房子;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,她看到的更多是消极的方面,虽然是客观事实,但总是把这样的信息呈现给自己,甚至不加掩饰的呈现给外人,这倒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,家人的士气多少总是会受到影响。我希望豆娃能渐渐乐观起来。 最近我们租住的房子里,来了房东的很多亲戚,有一对稍微上了些年纪的夫妻,是房东的大姨和大姨父,还有他们的女儿叫磊磊,还有一个女生,是这个磊磊的师姐,他们都是山西财经大学毕业的;磊磊和她的师姐在隔壁房间一起住了几天,之后,磊磊就不太出现了,住在了别处,房东的大姨妈夫妇总是一早就来屋子里,然后晚上吃过晚饭才离开,这些人倒还是蛮好相处的,但毕竟屋子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,总还是不方便,因此豆娃的情绪也很受影响,加上最近工作上的不顺心,就越发容易焦虑了。我虽然也觉得这么多人很不方便,但毕竟我不能表现的烦躁或抱怨,否则豆娃的情绪会进一步受到影响。昨天又和豆娃生了两次气,其实完全没有必要,豆娃最近状态不好,我应该多多忍让;此外,最近开始考虑开一个培训公司,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,千万别无谓地消耗精力。

 

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