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二女生带重病父亲上大学 一个月打三份工

cogobuy123 Post at 2014/11/21 17:41:00
     1992年出生的程佳丽有两个家,一个在衢州,一个在舟山。
  她在衢州的家,如今已名存实亡。小时候妈妈就走失了,一直没找到。后来,姐姐远嫁,家里只剩下她和父亲两人。2012年,67岁的父亲突发脑梗塞,生活基本无法自理。几乎在同一时间,程佳丽考上了浙江海洋学院。
  自己去上大学了,爸爸怎么办?
  倔强的佳丽拉着爸爸的手说,“跟我一起去上大学吧!”
  于是在舟山,程佳丽有一个新家。为了既能上学,又能照顾父亲,这个1992年出生的女孩,从市场营销专业转到了护理专业。之后,她就带着67岁的父亲,走进了校门,“这一生,不管去哪里,我都会把爸爸带在身边。”
  现在,程佳丽已经是一名大二的学生了,但是她同时又是酒店服务员、销售员、家教老师……照顾父亲1年来,程佳丽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。对此,她只淡淡一笑,“父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,我自然要力所能及地回报,这并不需要理由。”
  为挣学费、房租、生活费、医药费,她一个月打三份工
  在穿着时尚的大学生中,程佳丽一眼就被认出来了。她脸色有些发黄,白色羽绒服套在瘦小的身子上,明显大一圈的毛衣已起了球。但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这笑容里的阳光,让人很难和她住的逼仄的小屋联系起来。
  这个小屋就在一家医院旁边,不到8平方米,里面只有一张床、两条旧被子、锅碗瓢盆瓶瓶罐罐。抬起头,天花板下是几张塑料纸—这是挡雨的。
  这个家小吗?简陋吗?阴暗吗?可是谁又知道,在程家父女的心里,这就是一片温暖的小天地,遮风挡雨,为他们保存一份希望。谁又知道,为了守护这个小家,程佳丽付出了多少?
   —省。到舟山一年多,父女俩还没尝过海鲜,他们每顿吃的就是白菜、青菜、白菜、青菜。即使是白菜和青菜,每天早上去市场,程佳丽都会货比三家,看看谁家 更便宜。为了一毛钱,她会耐心地和小贩讨价还价。记者去的当天,桌子上多了一盘猪肉和一把蒜苗。程佳丽说,这是好心的邻居和房东送来的,终于可以 换换口味了。
  —挣。面对学费、生活费、医药费,她只有拼命找兼职。最多时一个月同时做了3份工作。“这样一个月下来可挣1000多元钱,除了房租400元, 药钱300元,剩下的钱够吃饭了,”可就是这样,每年17000元的学费,她仍然交得很吃力。今年,她欠下了7200元的学费还没交。
  照顾父亲,挣钱养家,程佳丽每天忙得像个陀螺:
  早上6点30分,轻手轻脚走出寝室,骑上班主任送的自行车,直奔出租屋,买菜、做饭。
  吃完饭后骑10分钟自行车,到学校上课。
  中午和下午课后她再匆匆忙忙往出租屋赶,父亲正等着她做饭、按摩、清理衣物。
  晚上上一会儿晚自习,然后骑车到市区做家教,通常到晚上10点30分她才回到寝室。
  寒假和暑假快来临时,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各自的安排,可对于程佳丽,只可能有一种安排—利用假期打工。自从接父亲上大学之后,她只回过一次老家,停留了短短几天。
  有爸爸的地方就有家”,付出背后是对父爱的依恋
  每天晚上,程佳丽都会用热水给父亲泡脚,辅助康复。
  “热水要漫过膝盖,效果才好。”学护理专业的她,还自己看书,学着为父亲做按摩,防止肌肉萎缩。每次按摩完,胳膊酸麻、发抖。
  看着女儿忙前忙后的身影,卧在床上的程青泉,眼神里分明有着依赖和心疼。
  说起女儿,老程微笑着,却又抹起了眼泪:“她从小就很懂事,知道帮我干活。”
  程佳丽的老家在衢州市衢江区云溪乡一个小山村。小时候,母亲在砍毛竹时失踪,再无音信。她甚至连母亲的样子都说不清楚。
  这个家所有的收入都靠老程种菜。二十年来,每天天一亮,老程都挑着自种的白菜或花菜去乡里卖。
  “那时力气大,100斤的菜都挑得动,不像现在,什么也干不了。”老程说完,握住自己不停抖动的手。
  勤劳、和蔼、善良……程佳丽一口气说出了好几个赞美的词语,并把它们全都献给了父亲。
  “爸爸把我和姐姐拉扯这么大,很不容易。”程佳丽说,每次看到父亲为筹措学费去东拼西凑,她都忍不住泪如雨下:“等我有出息了,一定要好好待爸爸—感到辛苦时,我就这样对自己说。”
  2012年7月,程佳丽被浙江海洋学院营销专业录取。这个消息让一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。一个月后,悲剧发生,父亲突发脑梗塞,半身瘫痪。
  “我第一次感到那么害怕,就像一座山倒下了。”手里拿着录取通知书,程佳丽犹豫了。她想过放弃,但父亲强烈反对。在父亲坚持下,程佳丽去了学校,把父亲留给姐姐照看。
  刚到学校的几个月,她不断设想没有人在爸爸身边时会怎样?“他生病了怎么办,他要吃饭怎么办……”越想越怕,程佳丽开始找房子,决心把父亲带过来。
  2013年初,放假回家的程佳丽急切地走进家门。眼前的一幕让她差点掉泪,瘦小的父亲蜷在床上,手不停地抽搐。
  过了寒假,程佳丽就带着父亲前往舟山。在学校的资助下找了一间离校比较近的出租房。没有钱,能从家里带来的日用品都带了,包括一张别人送的老人坐便椅
  家再简陋,她都不怕,她说:“有爸爸的地方就有家。”
  像一团快乐的火焰,照亮身边的人
  现状如此,可同学们印象中的程佳丽,却总是开朗和阳光的。
  很多同学从来不知道,程佳丽阳光背后的艰辛。同学们只知道,程佳丽从不会翘课,文化课成绩总是全班第一。到学期末,她手上总是一沓荣誉:国家励志奖学金、三好学生、优秀学生二等奖学金、“东海之星”比赛的奖学金。
  同学们只知道,程佳丽总是乐呵呵的,好像小小的一团火焰,走到哪里都能用快乐照亮别人。
  程佳丽不是强颜欢笑,她的心里有个太阳,那是父爱的温暖,那是回报父爱的自豪,那是对每一份帮助的感恩—
  她记住了学校给予的奖学金;她记得,一个出租车司机放下一袋大米就走了;她记得,有个医生分10个月陆续寄来5000元钱;她记得,同班同学买来水果、零食,塞满父亲床边的柜子;她记得,有位姓周的老板来看她,说下个月起每月给她寄500元……
  采访中,程佳丽嘴角一直挂着笑。她说,她非常喜欢《父亲》这首歌,尤其是这一句——希望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你变老了。
  程佳丽说自己也憧憬未来,期待有那么一天,能扶着父亲走在阳光下,好好看看舟山的蓝天、浩瀚的大海……

已有 -1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